• 021-64265678

    2077508277@qq.com
  • 纪念邓丽君逝世20周年-费玉清 君心我心【转载】

    最后编辑时间:2015-07-01

    如果能许一个愿·邓丽君20周年虚拟人演唱会记者会上,费玉清唱着《何日君再来》,踏着阳关叠、白玉杯的歌声款款登场。

    88日的演唱会上他将与邓丽君虚拟人对唱,还将翻唱多首邓丽君名曲,天上人间共此时。经历了亲人离世至今孑然一身的费叔叔,亦早参透了贫穷财富,生与死。

     

    难忘她的优雅

    看过费玉清演唱会的人都知道,他在演唱会上一上来就会跟观众抱歉说:不好意思,又让各位破费了。

    虽是老梗,连年来看演唱会的也都是不知看了他多少场的老歌迷,他一讲这句还是能把全场逗笑。而他做采访也是,一上来就温柔地对记者说:让你来访问我这样的老人家真是不好意思,我想你访问蔡依林会比较雀跃。

    他穿着整洁的西服,妆容并无花头,但就是一丝不苟,谦谦君子就是他这个样子。

    这次和过往宣传自己的唱片、个唱不同,是为88日邓丽君纪念演唱会站台。费玉清开口闭口都是邓丽君。我听她的歌到现在,千百回了,都觉得好听。

    他对邓丽君的歌艺赞不绝口,曾出过一整张都是邓丽君歌曲的翻唱唱片,格外讲得出门道:唱邓丽君的歌,会发现找不到她的换气点。而过去邓丽君录音时,是不能也不会一句句录音再剪辑的。

    很简单的歌被她唱出来,怎么那么甜滋滋的。比如《你怎么说》,普通的词,被她唱得好好听。说着说着他便现场唱起来了。三百六十五个日子不好过,你心里根本没有我,把我的爱情还给我……”

    邓丽君的女声换他这把男声,一分哀怨不减。他尤其注意到邓丽君歌曲里的褶子,意即转音。这是邓丽君演唱的特色,也是费玉清的标志。

    他将自己和邓丽君都定位在了过去的歌手我们过去的歌手,咬字一定要清楚。还要有感情,味道少了不行,多了也不行。

    收放自如是比爆发情感更高的境界。而喜欢听过去歌手过去歌曲的,也正是喜欢他们的演唱中这份哀而不伤、乐而不淫的味道吧。

    遗憾是他与邓丽君其实始终没有同台过,只是在机场曾经擦身而过,还有共同出席大型演出的后台遇到。他对邓丽君本人最大的印象是优雅

    曾一道吃饭,注意到她用餐都用自己的筷子,还戴着手套。有人问邓丽君是什么原因,她也说不出究竟。

    以现在来看,可能是洁癖。回忆里当时谈话中邓丽君透露自己起居作息都很简单,观察她的穿戴,也没有什么华丽的首饰。看得出她过得很自在,超然物外。

     

    经典不要轻易颠覆

    邓丽君逝世后,葬在台湾,墓园在离开台北市区的金宝山。有一次,费玉清经过金宝山的时候,去看望了这位久别的老朋友。

    那天并非纪念日也非清明,但是漫山遍野都是车和人,走也走不动,很多都是去祭拜邓丽君的歌迷。这让费玉清很感动,歌者得人心如此,夫复何求?他来到邓丽君长眠的土地,轻轻说一声:你好吗?很久不见。我来看你。

    费玉清视邓丽君为前辈、朋友,也是偶像。坐计程车,如果这车子一路放她的歌,我会觉得车程特别舒服。

    这回纪念演唱会上,他与邓丽君的虚拟人同台,感受又是不同,见轻歌曼舞、拨动裙裾,举手投足,何似在人间。对唱的那首,正是邓丽君的经典之作《但愿人长久》。

    说到经典,费玉清不赞成经典因要与时俱进而被改成面目全非。听过古意的歌曲变成Disco风格,惨不忍听。

    他以自己的感受揣摩观众感受,愿意继承经典原唱人的优点,希望大家看完演出,回家路上脚步轻盈。若是喜欢,我们来年再做一场,怎样?

     

    灰色世界观里的快乐

    邓丽君走在42岁那年。如今的费玉清反而是比她更年长了。邓丽君终身未嫁,他亦至今孤家寡人。生命的玄机,造化的安排,他有他的看透。

    世间万物,有来就会有走,这是必定的。其实我的人生观总体是灰色的。我不太接受电视谈话性节目的邀约,因为我说真话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我是独身主义者,总觉得生命的意义不在长短,而在品质。

    他有感而发:等你到了某个阶段,回顾往日,会发现最快乐还是孩提时,财富和人生毫无观念的时候。这些话,是讲给那些追求路上,还没有得到财富的人听的。像我回想起来,最快乐其实是一家人挤在一起睡觉的时光。兄弟姐姐,三个人打来打去抢冰棒;买回一只芭乐,为谁咬多了争来争去,我哥哥,总是耍诈,咬了一口说这边不好咬,再换一边咬。那是最快乐的。

    他这些年一直低调做慈善,很多不被外界知晓。如今在台湾亦很少上电视,但每次赈灾他总第一时间出现,千金散去为灾区。

    对于金钱财富他早有领悟。比如说一对情侣——富翁带着太太买钻戒,十克拉都嫌不够大。买钻石变成桂圆,没有了快乐,那就失去了意义。还不如一对贫穷夫妻,先生辛苦赚钱,买给太太几钱几两的金子的那份快乐。他说:其实啊,很多愿望达到了才发现,还是没有达到时比较快乐。

    这样的一个费玉清,难道就没有快乐了吗?也不是。比如去美国开演唱会,有位长居美国的华人老太太在演唱会后找到他,激动地说:你知道吗?我的儿孙开了八小时的车,载我来看你的演出!他很感动。

    还有一位歌迷来跟他说:能不能让我的妈妈摸一摸你的脸?因为我妈妈眼睛看不到以前,就听你的歌曲了。他真给那位老太太摸了他的脸。老太太边摸着边说:费玉清,你是长这样的……”

    那是他的快乐。一个歌者的终极快乐是被喜欢、被需要、被记得。邓丽君和费玉清,都是这样的歌者,都有这样的快乐。

    转载:上海电视 微信公众号《娱文乐》 2015-6-30



     
    沪ICP备 05003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