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64265678

    2077508277@qq.com
  • 你知道她的名字·毛阿敏上海演唱会即将售罄

    最后编辑时间:2016-12-20

    你知道她的名字·毛阿敏上海演唱会

    演出时间:2016年12月31日 19:30

     

                        接主办方通知,本场演出现提前至2016年12月31日举行

     

    演出票价:1680/1280/680/480/280/1100(套票680x2)/1500(套票680x3)

    演出地点:上海大舞台

    售票链接:http://eaticket.com/ticket/26049

     

    2013年毛阿敏“如果时光留不住”上海演唱会上,很多人都哭了。

    “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这样执着/究竟为什么?”(《渴望》)台上的人唱着年轻不经事时唱熟了的歌,如今才终于明白歌中的真意;台下的人当年听歌时恐怕也未曾细细思考,当熟悉的旋律伴着毛阿敏清晰的吐字在耳旁萦绕,“恩怨忘却/留下真情从头说/相伴人间/万家灯火”。

    台上台下,心弦皆被触动。

    此前,“上海女儿”毛阿敏从未在上海开唱,当她终于到了“状态极好,准备回家乡大唱一场”的时候,却眼泪纷纷。

    她说,这并非自己的本意。她宁愿家乡的观众像北京人一样大喊:“牛逼,请你吃饭!”,也不愿大家为往事掉眼泪,尽管她自己唱歌的时候“也想到了去世的亲人”。


    今年的12月31日,毛阿敏的“你知道她的名字”跨年演唱会将在上海大舞台开唱。这次她准备了四十首经典曲目。在观摩了阿黛尔(Adele)、碧昂斯(Beyonce)、郭富城的演唱会后,她决心做一场声色俱全、不让大家挂着眼泪跨向新年的快乐派对。

    出道至今,毛阿敏一直在进化中。不止唱法技巧,还有人生阅历的叠加。

    从最早那个居委会文艺表演能一口气唱上40分钟的天山五村小姑娘,到在全中国最受瞩目的晚会上唱歌的歌手,再到赴香港发展被邵逸夫称赞“香港没有你这样的歌手,往台上一站,不用开口就是大牌”,以及之后两度因税务问题避走国外四年,陷入有家不得归、墙倒众人推的局面,毛阿敏摆在台面上的经历就足够丰富。

    2000年2月17日人民大会堂《走向辉煌》的文艺晚会,是毛阿敏复出后的第一场演出。

    同年3月,她和那英在一场演出上合唱恩师谷建芬的《思念》,正式向歌迷宣告那个曾红极一时又一夕消失的毛阿敏又回来了。

    之后毛阿敏低调成婚,两次要开个唱均因怀孕而取消。

    2002年她上《鲁豫有约》,状态沉静而悲伤,“有很多敏感内容都被删掉了”,如今也再不愿提起。

    这次亮相就像一个分水岭,“祥林嫂一样叨叨也叨够了”。此后的毛阿敏,以开朗健谈甚至“呲头怪脑”的形象出现,绝口不提低谷时的遭遇;不臧否是非,对谁都夸,自嘲起来毫不留情。

    “我就是个很平庸的女人,只要有轻松的环境能自由唱歌就很满足了”,成为她对挡一切的万金油。

    11月8日,演唱会发布会后的小群访。

     


    眼前的她时髦,热络,幽默,自来熟,绝对自信,能量充沛,绝不会冷场。大家有默契地不再问她往事、状态、感受,此前能说的她都已经说过。

    采访更像一次漫无边际的聊天。拣几桩事问她,她嘻嘻哈哈地答,不触及问题的核心。但是有什么关系呢。作为歌手,“毛阿敏”的名字人人都知道,她为每个听众留住时光,张口就能唱到人心里去。其他的权当消遣,听过就好。

    “知道《思念》是乔羽写给夏梦的吗?”记者问。

    “不知道,当时我们猜测他是写给一位很喜欢的哈尔滨的女士。他从来没跟我说过是夏梦。”

    “唱的时候有思念的对象吗?”

    “没有,我觉得那个蝴蝶就是自己。那首歌很美,心里必须有个形象,我就把它比作自己到处飞来飞去。”


    “原来说过不喜欢上电视的,为什么会参加《花儿与少年》?”

    “我要跟人很熟了才会胡说八道。我不善于跟人相处,所以华少劝我去试试。”

    “喜欢里面的人吗?”

    “他们都是很可爱的人。”短短一句,就把节目中的瓜葛轻轻抹去,大家也就不再多问。

    毛阿敏是有天赋的人,即使刚出道什么都还不知道的时候,这一点就确凿无疑。现在谈及这一点,她依旧神采飞扬,“邵逸夫当时特别推崇我,什么场合都想让我去唱。他说,还没见过像我这样往台上一站就特别大牌、唱歌时那么不顾身形的人。”

    问她早年翻唱齐豫、潘越云《回声》的唱片《三毛留下的歌》,她说:“模仿不要太简单哦。我那时还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唱片公司的人叫我录,我就录了。”言语间,丝毫未提及当时中国唱片界一位女大佬对她不公的往事。

    这张翻唱专辑中,小姑娘毛阿敏一人模仿两人的声线,惟妙惟肖,几可乱真。但是后来“每个人都告诉我不能模仿,要有自己的风格。刚开始我不懂,慢慢边唱边摸索。到现在三十多年了,我唱歌还是有很多瑕疵,但是一直在听,琢磨别人的东西能不能放到自己的歌里。”毛阿敏说。

    如果细听毛阿敏的歌,会发现她的唱法的确一直在变。因此,她的歌至今也不会给人“过时”之感。



    采访中提到了她传说中神秘前卫、水准极高的《花女孩》——这是毛阿敏在香港华星唱片公司录制的第二张唱片,由于种种原因录制完成后却从未发行,时间大约是1996年。毛阿敏直言:“我这个人只负责唱歌,至于唱片发不发,怎么发,卖多少,都跟我没关系,爱发不发。”

    话虽如此,她还是偷偷拷贝了一份。

    “有没有可能重新出版?”

    “那不行,有版权问题的!”

    仍是中国水准最高的流行女歌手之一、出道三十余年的毛阿敏,对于“仍能拿到一线作品,最好的作曲家和录音室也愿意跟我合作”颇为自豪。

    她也喜欢年轻人,与曾轶可、李宇春有过合作,“喜欢她们的直接,一拍即合,把我拉进很青春的氛围里。”

    然而近些年她两张发行得极其低调的专辑——2011年的《腔·调》和2014年的《歌唱·家》,前者是在21世纪用上世纪90年代的情怀唱歌,浸润的是自己半生的经历;后者是一张影视剧配乐专辑,文案写得直白清楚:“毛阿敏用一张标准的中国流行唱片,打动你的神经和泪腺。”


    毛阿敏依然在走一条老路,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标准的中国流行歌曲还魂。

    现在的毛阿敏,似乎早已放弃了早年的前卫和探索。她说自己“只负责唱歌,别的什么都不管,只要是信任的制作人,晓得不会豁边就可以”。

    这次演唱会上,她也不会选择《花女孩》这类专辑中的遗珠,因为“演唱会很实际的,对我来说就是愉悦的大派对,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哼”。

     

     

     

     

     

     

     

     

     

     



     
    沪ICP备 05003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