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64265678

    2077508277@qq.com
  • 摇滚阿妹 唱到爆棚

    最后编辑时间:2009-12-14

    □晚报记者 李佳杰 报道

        昨晚,张惠妹在上海大舞台的一唱,几乎断了后来者的路。因为若是把“爆棚”这个形容词给了阿妹,则其他歌手就失去了使用它的资格。从看台到内场,歌迷的尖叫声以排山倒海之势,逼得台上的阿妹无从开口,只能“母性”大发哄起观众,“好了,听话!听话!让我说话! ”可话刚说了一半,台下又开始“阿妹阿妹”地叫开了,“太恐怖了,你们的声音都要把屋顶掀翻了! ”

        扔了那些抒情的口水歌,把摇滚进行到底,台上的阿妹从头到尾自称是新人阿密特,并把“师姐”张惠妹的风头也一抢而光。有人听完了《阿密特》的CD后会不认同她的摇滚,但到了现场,你只能无条件地被她征服。

    朋克造型极具颠覆

        烟熏妆、黑指甲、双肩耸起尖角的服装……阿妹的朋克造型超出了歌迷的想象。用钢架搭起的半球形舞台,被一块块LCD包裹起来,如同一个天文望台。时而冷艳时而绚烂的灯光变幻,将哥特式的诡异、神秘,重金属摇滚的血脉贲张,以视觉的方式刺激观众的大脑神经。

        开场一身白色羽衣的阿妹,张开一对长达两米的白色翅膀,在用“阿密特语”唱出一段“魔咒”后,阿妹身上的羽毛瞬间脱落剩下一副骷髅,由此完成了从天使向魔鬼的嬗变。此后阿妹的每一次造型都是一种颠覆,从黑色哥特、狂野豹纹到红色烈焰,每套装束都离不开骷髅、恶魔等诡异元素。 15厘米高的金色铆钉高跟鞋及手腕上的银色镣铐等细节,也都夸张到极致。

    黄金阵容下的摇滚

        这是一场很纯粹的演唱会,除了中途为满足内地歌迷偏爱老歌的诉求,而以清唱形式演绎的《记得》、《我要快乐》、《解脱》、《听海》,让歌迷找回了从前的阿妹,其他时间都是属于摇滚的阿密特。其实,阿妹对摇滚的贪恋并不是只有《阿密特》,在她此前的每张专辑里都能找到这样的影子,像《寂寞保龄球》、《火》、《维多利亚的秘密》等。严格来说,阿密特唱的仍是阿妹的老歌,只不过她分身得相当干净利落。

        玩摇滚的阿妹,相当一部分的自信不得不归功于为其助阵的MartyFriedman,这位曾数次获得格莱美奖提名、拥有百万唱片销量的吉他大师实在很抢风头。每次SOLO都像是在砸场,出神入化的快速指法及对东西方音乐、古典和流行音乐高度的兼容性都令人抓狂。就像昨晚他的摇滚版《梁祝》,惊人地表现出他对中国五声音阶的娴熟,而与小提琴重奏的巴赫《小步舞曲》则可见他对西方古典的精通。此外,阿妹的伴唱也可谓黄金阵容,三女一男的组合分别是来自“超级星光大道”的人气选手叶玮庭和陈浩伟,曾经获得过台湾地区金曲奖的纪家盈以及张惠妹的侄女淑芬。

        而昨晚唯一的瑕疵还是阿妹自曝软肋,挑战歌剧《图兰朵》中的咏叹调《今夜无人入睡》。阿妹的先天条件毋庸置疑,但是唱跨界并非是只要有副好嗓子就行。阿妹硬逼上去的高音,与莎拉·布莱曼在《剧院魅影》中的空灵之感相差甚远,不过相比莎姐的做作,还是更欣赏阿妹稍“次”声音中的那份率性和狂野。

    人气爆棚堪称震撼

        阿妹的摇滚路线,玩的是淘汰歌迷的游戏,至少昨晚的演唱会是带有偏向性色彩的,或者是为某些群体而唱。就像阿妹昨晚的一番感慨——“每一种爱都应该得到关注”,不避讳地去触碰一些敏感话题,她很了解也真的很爱自己的歌迷。

        而歌迷给她的反馈是加倍的,从演唱会开场到散场,“阿妹阿妹”的尖叫声从未间断过。总有歌迷带头喊“1、2、3”然后大家齐声喊“阿妹”,每次逼得台上的主角不知所措。阿妹哄歌迷“要听话”,台下却矫情地回应“不要”,阿妹只能假装生气,“为什么我说什么,你们都说不要! ”突然一个男歌迷的声音冲破层层包围,“阿妹,嫁给我! ”“你现在就到后台去! ”对付这些疯狂的歌迷,阿妹实在没招了。

        三个多小时的演唱会结束,穿着羽绒服、大衣进场的观众,个个脱得只剩下薄薄一件,走起路来还感觉地动山摇、头晕耳鸣。阿妹终于可以偷着乐了,“我看你们还有多少能量,我要把它们全部用完! ”而阿妹并不知道的是,就在她返回后台收工时,仍有一大批歌迷守在原地大叫安可,就算是保安、清洁工边催边赶,现场仍然一直回荡着“阿妹!阿妹! ”



     
    沪ICP备 05003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