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64265678

    2077508277@qq.com
  • “纵贯线”说再见 领悟你的样子当爱已成往事

    最后编辑时间:2010-01-18

      短短一年间,在39个城市演出42场,走了20多万公里,180万人来到演出现场,还有不计其数的媒体访谈……这样的纪录在整个华语乐坛都独树一帜。尽管每一位成员都有十万人以上的歌迷号召力,但聚合效应还是使“纵贯线”这个非同凡响的临时组合最终无可匹敌。

      上周末,“纵贯线”第39站在上海大舞台开演,这是他们告别内地的最后一场演出,随后他们就将像一年之前那样回到各自的轨道里——四颗原本只有简单交集的星星聚在一起发出最耀眼的光亮,这是他们自己也无法想象的事实,他们用发自心底的歌声在这个经济寒冬温暖着每一位有着回忆和梦想的人的心。

      搭乘Super Band列车出场,并用新歌《归来》开场,即是对去年演唱会的延续,也是对未来的铺垫,不需要悲情和感伤。“今夜且把激情当酒喝,几个追逐梦想的游子回来了。”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张震岳,这四个各自不同的声线撞击在一起,吼出男人内心最真实的魄力与感动。“纵贯线”终究是一列火车,有起点也有终点,没有回程票可买,中间也没有停靠站,想始终停留在某一时刻实在是妄想。从台北、香港,到上海、北京,再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拉斯维加斯……“纵贯线”这一路行经了很多城市,渐渐驶向终点站,也把很多歌迷的心攒在了一起。

      从上半场的《思念是一种病》、《爱人同志》、《爱如潮水》、《你现在还好吗》到下半场的《童年》、《爱的初体验》、《恋曲1990》、《花心》,演唱会的编排非常随性,四个人玩闹似的唱到十点半。李宗盛以“老歌新唱”的方式,把《爱的代价》唱出“摇滚味”,《我是一只小小鸟》则带有“爵士味”。当李宗盛独自唱起《领悟》的时候,有歌迷大喊“林忆莲”,于是他不忘自嘲几句:“时过境迁,纵贯线让我明白了人生有不同的风景……用不同的方式来演唱,因为人生已经是不同的风景了嘛!”在唱完《寂寞难耐》之后,李宗盛调侃自己是乐队中唯一没有人抱的人,并表示巡演的一年每到一站,周华健都会帮他现场征婚,不过在上海就免谈:“今天就不必了,因为上海我比你熟——我家就住在桂平路,住的离我家近的支持一下。”

      相比在虹口足球场的那场演唱会,“纵贯线”的告别演出无论是曲目还是形式全部翻新。罗大佑细数这一年来的种种,言语中充满感慨:“春夏秋冬,我们走了20多万公里,180万人看过我们的演出,今天是第39站第42场演出……我第一次来内地举办个唱也是在上海,日期是2000年9月8日,今天是2010年1月15日,一转眼已是10年了。”最年轻的张震岳对这段光阴还是非常怀念:“我们即将要解散,但接下去还会有很多合作方式,比如过两年我打鼓真的很好的时候,大哥找我去录一段鼓啊。这是‘纵贯线’的精神。”临近尾声,大屏幕上打出了文字:“这必然将成为我们人生中的一段回忆”——这是他们四人的永恒回忆,也将是很多歌迷的难忘回忆。

      音乐精神不散,“纵贯线”永不停歇。



     
    沪ICP备 05003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