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64265678

    2077508277@qq.com
  • 东方早报:纵贯线完结篇,有情也麻木

    最后编辑时间:2010-01-18

        作者:司马

      “纵贯线”的完结篇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很多60'后、70'后在他们的声音里找回忆,我苍白的三十几年里有很多“无事可记”的日子,在《恋曲1980》里我找不到那个他;在《爱人同志》里,我没有爱人,身边也没有同志;在《明天会更好》里,我也不愿用虚幻的口水麻痹自己的神经……所以,大部分的时候我都在想,为什么,一朝为王永世为王?为什么必须要对“纵贯线”俯首称臣?

      整个2009年的乐坛似乎没发生任何事,除了这支由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张震岳4个老男人组成的超级乐团在到处巡演外,随着1月16日内地上海站终场演出结束,我们终于可以像花伦同学一样叹息道,“呼~老人家终于走了!”诚实地说,其实去年他们成立之初我确有些许激动,现在想来也只是因为“滚石”的口号喊得太煽情。

      “要搞非常之建设,先搞非常之破坏”,建设我们天天见,破坏却鲜有人提,何况它是非常?但最终我意识到,这个时代里,煽情永远止步于口号。你可以骂我麻木,当这列火车真正到来时,我没有半分欣喜,我希望自己可以用力地挤出一点欢乐,我大声地跟着老人们唱歌,越唱越是落寞——“纵贯线”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一场老歌新唱的拼盘演唱会?一张可有可无的唱片?

      一定要说喜欢,我只能说《亡命之徒》会让我有一种看喜剧片的感慨——明知下一步就是悬崖,4个人抱在一起坚决地往下跳,好像脑子坏掉一样,还高喊着“理想万岁”。理想是应该万岁,可悲的是,只有吃饱饭了的人才敢理想,现在的我们,不敢有理想。哪怕偶尔你灵光乍现理想了一把,现实却不给你任何喘息的机会,你翻不了身,你想跳悬崖也没机会。所以,《亡命之徒》总能让我微笑,几个老男人,一年下来平均每人都收入过千万元,他们当然有理由站上悬崖纵身一跳,他们把自己当成LSD免费送给你,你还要无动于衷吗?

      至于演唱会,从第一站到最终站,老人们不外再一次炫耀曾经的辉煌与成绩,多么肤浅的表达。这样的“我也爱你”一场足以,据说一年下来他们总共演了40多场,有情也麻木了,只剩下炫耀了。可是,真有那么值得炫耀吗?我们总在怀念过去的美好,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又有几人细数这五千年中有几多太平盛世?我曾期待着他们用过去的情怀带给我些许感动,用剩余的才华带给我新的光明,可我听到看到的只是数钞票时他们脸上满足的微笑,和数钞机铿锵有力的节奏声。有多少人在为他们的贪婪掩饰?又有多少人在为他们的贪婪埋单?

      “纵贯线”的完结篇就这样草草结束了,2009年一整年乐坛什么都没发生,周杰伦拍片去了,王菲忙着为复出整容,“纵贯线”呢?忙着数钱。



     
    沪ICP备 05003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