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64265678

    2077508277@qq.com
  • 唱《青藏高原》 维塔斯主打“中国牌”

    最后编辑时间:2009-05-04

          【东亚报道】5月3日,第三度来上海的维塔斯,显然想用更多新招数来回馈观众。他想证明自己的“跨度”不仅体现在海豚音的声调上,还能驾驭多种风格的歌曲和舞台表演。不过,无论是俄文版的中国歌曲《大海啊,母亲》,还是用中文唱《青藏高原》,上海大舞台的观众最热烈的掌声还是给了维塔斯的“招牌菜”——《星星》和《歌剧 2》。

          2007年维塔斯第一次来上海演出,地点是在仅能容纳千余人的东方艺术中心,因为“声碎灯泡”、“5个八度”、“阉伶歌手”等各种传说,演出一票难求,主办方临时加座也无济于事,甚至有被爆炒到5000元一张的通行证!当时的维塔斯伴随着质疑声,甚至在某场演出中,有人拉起横幅要求他现场印证 “5个八度”,也有人带了灯泡去现场看是不是真的会碎。他的经纪人拒绝了一切媒体采访,并振振有词,“如果维塔斯的主要工作是接受采访的话,那我的工作就该变成到台上表演了。”

          争议仍未结束,但市场的反应是迅速的,半年后(2008年2月),维塔斯回到上海,场地升级为上海顶级演出场地——上海大舞台,并且举行了出道以来全球首场签售会。现场他热情地亲吻女歌迷,并不断向媒体报以飞吻,于是维塔斯成了亲民的代表。当然也有歌迷事后表示,当天见维塔斯的过程颇为曲折,主办方甚至以前面被闪光灯打了太久维塔斯眼睛不舒服为由临时取消了签售会。今天,第二次出现在上海大舞台的维塔斯打出了一手中国牌。俄文演唱的《大海啊,我的故乡》,中文演唱的《青藏高原》,还有由他客串出演的电影《花木兰》的片花在开场时频繁上演以及开场时伴随春雷效果下中英文朗诵的春天诗歌,观众以此获得极大满足,当他在舞台上自己唱一句《青藏高原》让观众跟着唱一句的时候,场内气氛渐入高潮。

          演出中,维塔斯换了多套服装,太空人造型、白色亮装、V字形黑西装,以及受《图兰朵》影响打造的鞑靼王子造型等。不过,在维塔斯换装的空当,却并没有很好的衔接,甚至有观众不满维塔斯频繁下台而吹起了口哨。唯一的嘉宾是一名小女孩,上台献花受吻后与维塔斯合唱了一曲俄文歌曲《会说话的玩偶》。歌曲防似维塔斯的生活写照,不被允许与外界过分交流,每到一处只能微笑、歌唱,没可能有人了解真实的他,能给他带来快乐最直接的方式,就请购买一夜高歌。

          全场最高潮出现在维塔斯走下舞台那一刻,内场前区的观众大呼值回票价,因为人人都有机会跟他握手。其中一名身着露肩晚礼服的女子被挑中与他合唱歌曲《幸福鸟》,随后更被请上舞台“伴舞”,无奈该女子音不准舞很雷,引发全场爆笑。一曲唱罢,女子抱着维塔斯不肯撒手,镜头上她激动得眼含泪花。

          有消息称,维塔斯此次演出后将有三年不参加任何现场表演,这样的说法至少比他是否在现场真唱、是否能唱到5个八度这样的传闻更容易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经纪人普多夫金决不可能轻易让这棵摇钱树休息,维塔斯如今有中国经纪代理公司,还接下了生平第一部电影——马楚成导演的《花木兰》,他将在其中扮演一名与公主赵薇有感情戏的俘虏。



     
    沪ICP备 05003690号